当前位置:主页 > 央视网 >

一槌定音的故事:商业在左 公益在右

发布日期:2021-11-20 01:31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口气看完中信出版社再版的陈东升口述版《一槌定音》,不禁感叹:从“一槌定音”到“一鸣惊人”,从“摇篮到天堂”,开槌落槌,中国嘉德创办人、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嘉泰先生”陈东升创建、营造的“嘉泰故事”动人心弦,且深远而专注,书中,那艺术和人生交织的创新之旅随着时代之脉搏与节拍生生不息、不曾停歇。

  “嘉”是创下无数卓越成就、迄今拍卖总成交额逾839亿元人民币、传承流转累计逾45万件文物艺术品的首家全国性股份制艺术品拍卖机构——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名称之首字,2021年5月18日是其28周年的生日。

  “泰”是泰康保险集团和它旗下的艺术部门泰康空间名称之首字,前者于2021年8月22日满25周岁,后者年方18岁;一个以初心不改,商业向善的姿态展示内在芳华,一个以朝气勃勃,自我升华的姿势行成人礼。

  而无论是嘉德还是泰康,都与“艺术商业”和“艺术公益”两个关键词休戚相关。嘉德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集蓄势待发、澎湃情怀和浪漫主义于一体,坚定不移地支持着中国艺术市场的繁荣;而泰康空间则从企业赞助助推艺术发展,履行社会责任,彰显企业担当。

  “做正确的事”!在《一槌定音》中的“积蓄、初创、成长、创新、感悟、回馈、勃发”等篇章中,陈东升生动叙述了嘉德的创立及艺术公益事业的起、承、转、合。书中既有改革开放时的激情燃烧岁月之沉思,也有团队创业初期之艰辛,以及发展过程中的曲折迂回。言语间,作者还时不时流露出浓浓的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情怀。作为“下海”以后始终激励作者前行的内核,这两种情怀源源不断地为嘉德和泰康的艺术事业提供着养分和动力。据了解,截至目前,泰康及陈东升累计用于公益事业的捐赠近10亿元人民币。

  “时间就是答案”!正如陈东升在《一槌定音》后记中所言,“我创办嘉德有一个崇高的理想信念,把它当作一种社会责任与任务。文化艺术非常重要,一个民族没有文化艺术就没有灵魂。”如今,嘉德已经成长为中国拍卖行业的领军力量,累计数百亿的总成交额,创造了数不清的拍卖纪录,铸就了承载时代意义的嘉德艺术中心,也见证了中国北京的艺术市场如何从无到有,又一举成为全球第三大艺术品拍卖交易中心。

  2021年8月22日,时值泰康保险集团25周年司庆,一场“生命惊奇:泰康保险集团25周年艺术收藏展”在北京嘉德艺术中心拉开帷幕。展览紧扣尊重生命、关爱生命、礼赞生命的公司价值观,延续着泰康通过艺术赞助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事业。收放之间,泰康艺术公益体系的两大新主体业已成形——泰康美术馆和泰康文化艺术基金会,它们定位收藏、研究和资助,深耕研究中国20世纪21世纪艺术发展,试图梳理和展示复杂而充满活力的现当代艺术图景;去照应国人的实际生活,发现精神价值,从而调节、丰富、提升国人的精神素养。

  时间线拉至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那个万物生长的年代,1979年恰逢改革开放。这一年考上武汉大学的陈东升隐约知道经济建设是国家未来的潮流,便选了经济学(时称政治经济学),他笑侃:“若当年选择考古学,可能就没有今天的陈东升。”

  中学时期,陈东升啃下来《马克思传》,他事后评价,这本书让他立下志向,改变了他的人生。“天人合一,质朴而浪漫”则是陈东升在武汉大学四年最真实的写照;毕业至今,他依然会在心里与武汉大学的一草一木对话。

  其时,中国整个经济体制改革的序幕是从农村拉开的。当年中共中央农村研究室出了四个年轻人——翁永曦、王岐山、朱嘉明、黄江南,并称“改革四君子”。农村改革开展起来以后,中国紧接着就进入城市改革进程。1984年莫干山会议召开,年轻人崛起,形成了一个“中青年”大群体。

  1992年则是一个分水岭,其亦可谓激情燃烧的年代!那之前“下海”被人嗤之以鼻;之后则变成“下海”是体制内或社会精英分子之为!“每个人都想发财”,陈东升说。更早的时候,他在《管理世界》做500家大企业评选,意识到民族大企业才可以使国家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于是,决心下海开创一片新天地,创办嘉德是陈东升迈出的第一步。

  这一年亦是中国社会的巨大转折点,两个开启自由创业时代的文件,即《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和《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得以颁布。当时的《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均整版予以刊登。

  92派企业家亦缘起这一年,业界给他们贴上“新中国现代企业制度的试水者”、“既有浓重的家国情怀,也是坚定的市场派”等标签。嘉德则是“92派”下海创办企业的一个典型代表。其也成为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张德勤寻找变革之路的一块行业试验田。后来在各种行业法规的制定和完善方面,嘉德经验均发挥了重要作用。

  的确,20世纪90年代初期不啻改革的光辉岁月。当年不光是企业里的人,政府官员也一样积极参与和推进各项变革,想方设法改变陈规旧习:从1992年报文,1993年2月文化部批准,再到工商注册登记,嘉德注册“中国”字头就得益于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徐志坚对改革进程中新事物的支持才得以放行。

  5月18日系中国嘉德创设之日。与改革开放同行了10227天的嘉德亦选择这一天作为其2021年春拍开槌的日子。

  如今,嘉德正在迈向自己的第一个三十年。不管走多远,这个公平公正公开、不买不卖的原则永远是嘉德立司的根本。

  拍卖是高度信誉垄断的行业。嘉德对买家和卖家诚信,坚守不买不卖,只做中间人,“两个诚信、一个坚守”是嘉德一直以来遵守的原则,以及成功的重要准则。

  就这样,嘉德通过持续发展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业界翘楚和风向标。按照陈东升的话说,“引进专家制度和建立顾问制度”这两点很重要;其品牌效应是:嘉德拍卖的真实性、可靠性高,真实地反映这个市场的走向,买家在嘉德买东西也放心。

  而嘉德也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创新商业模式,在市场中与政府共建新制度,即在市场中学习市场。

  尤记得,那是1992年10月11日,成交金额300多万元、嘉德在北京二十一世纪饭店剧场举办的首场拍卖开启了整个现代中国艺术品市场新的篇章。

  陈东升事后感叹,“92北京国际拍卖会”是一次性的拍卖,这两股力量(支持文物市场改革和反对拍卖祖国文物遗产)的较量从这个短暂的拍卖会开始,最终却在是否批准嘉德成立的问题上爆发出来,而嘉德的首场拍卖所表现的姿态和态度,持续的拍卖行为对旧的文物保护法产生的突破与冲击,催化了这两股力量的斗争,这才有了2002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修订,和《拍卖法》对文物拍卖企业的合法性的承认。

  的确,新中国成立后文物买卖一直是国家专营,不允许民间或私人经营文物。伊始,人们对拍卖、对经营文物存在偏见。直到1995年中拍协诞生,1996年拍卖法颁布,破除了中国文物市场的巨大阻碍,市场发展亦随之繁荣起来了。

  而经济发展过程中,很难说是时代选择了企业,还是企业选择了时代;只能说,那个时代下,那样的企业应运而生;若今天再创业,陈东升的选择也许未必是拍卖和保险。

  那么,既然企业是时代的产物或改革的试验田,除审时度势,按照经济规律办事、遵循现代公司治理制度,持续创新商业模式之外;还需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就此而言,嘉德也好,于1996年成立的泰康也罢,均在努力践行其企业公民责任。

  从《一槌定音》的点滴感悟,以及回馈中可体恤到嘉德的社会责任感;包括换个角度看“拍卖”,即用市场方式策略追回流失海外的国宝也是一种文物保护。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嘉德就开始从海外征集拍品。1995年有一场从香港回流的重要专场,即“杨永德藏齐白石书画专场”令人瞩目:收藏诸多齐白石作品、有着香港收藏家美誉的成功商人杨永德其时交给嘉德165件齐白石的作品,拍了近1300万元。这也是国内第一次因为拍卖促成境外流失文物艺术品大量回流—— 一时间,拍卖从“卖国”变成了“爱国”,拍卖在国内的形象亦由此得以改善。

  这其中的机缘是,杨永德获悉嘉德1994年在香港的预展,并得知嘉德首场拍卖的成交情况,特别是1994年嘉德成功拍出3件齐白石作品,在当时创造了纪录,于是他决定把这批作品都放到嘉德来拍。

  与“杨永德藏齐白石书画专场”同时举行的,还有知名导演李翰祥的“清水山房藏明清家具专场”。作者坦言,1995年秋拍嘉德有两大贡献,即促成文物大面积回流与国内拍卖从此有了“专场”的概念,二者皆为首创。

  如作者所言,发掘好的拍品是嘉德崛起的一个重要因素。过去20多年,很多珍品、国之瑰宝都是在嘉德“过”的第一手,翁同龢六代(翁万戈)收藏古籍交给嘉德亦是一种佐证。

  书中介绍,两岁时就被过继来接手这笔家藏的翁万戈,在新中国成立前为躲避战火携带家藏转移至美国;其细心呵护“翁氏藏书”60载,且潜心研究,撰写了数本专著。对于这批藏书,其开价450万美元,要求不公开拍卖,让嘉德代寻买家,并且只允许卖给国家。后来,在嘉德的执着努力下,耗时三年,失散海外半个多世纪的“翁氏藏书”由上海图书馆得以高价收藏。

  全套藏书包括古籍版本80种、宋代刻本11种、元代刻本4种、明代刻本12种、清代刻本26种、名家抄本稿本27种,是目前保存的最重要香港最快最新开奖结果,最完整的中国古籍善本之一。

  “有些书是学人仰望而不知其存否的,有很高学术价值的善本,应属国宝级重要文物,是国内外图书馆所无的珍籍。其珍稀程度和价值超过美国所有图书馆所藏中国古籍之和。”任继愈、季羡林等十几位著名学者在联名信中如此评价这批藏书。

  而某种意义上,以拍卖形式追回流失海外的国家亦不啻保护文物的一种特殊方式。

  正如中国文物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单霁翔所言,在为国家级的收藏机构增添珍贵文物方面,中国嘉德和东升先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发挥了非常重要和积极的作用,多年来,不少国宝级的珍贵文物,如“翁氏藏书”、《出师颂》等,得以重新收回国家。在他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期间,还有幸见证了《出师颂》原书与题跋重缀合璧。

  在陈东升看来,《出师颂》的合璧是“一个凄美的故事:一件国宝带出了一段百年传奇。100多年前国家衰弱时,国宝流出宫外,碎为两段,失散天涯;100多年后国家兴旺时,它又先后经过嘉德拍卖回到公众视野,最终通过我们的义举结束了这段百年沧桑之旅,完璧归赵,重回故宫。”他感叹,“对文化的尊重和保护不仅是作为一个企业家的个人行为,也是作为创始人在嘉德诞生之初就为其注入的血液,20多年过去,这股血液使嘉德成为一个有文化传统的拍卖行,《出师颂》引发的风波与它的大结局算是对这种文化传统的一个注脚吧。”

  诚如,摸着石头过河,缔造诸多首创的嘉泰在成长发展过程中,流露出的艺术公益情怀令人肃然起敬。

  从革命的年代延续至今的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情怀是深埋在陈东升这一代企业家心中的火焰,从嘉德拍卖和泰康收藏中,这两种情怀亦有闪现:

  诸如,1995年嘉德秋拍,古籍和油画创下新纪录。刘春华的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刷新了中国油画拍卖的纪录。

  或许还可以从书中泰康美术馆章节的一张照片中,读出嘉德与泰康的红色文化基因。其图说是:“2019年3月21日‘中国风景:2019泰康收藏精品展’开幕式,作者与靳尚谊先生等嘉宾合影。”

  精品展中的很多作品蕴含红色文化,如《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蒋兆和(1904-1986)】、《黄河颂》【陈逸飞(1946-2005)】等;展览在业内引起极大的反响与共鸣。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时,泰康空间策划了“中国风景”的展览,将泰康收藏的1949年以来的中国现当代艺术精品呈现出来。这次收藏也为泰康美术馆的落地做了预热。

  而2021年是党的100年华诞,是“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的关键节点。值得一提的是,泰康的藏品——《革命理想高于天》入选了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央美术学院等机构,推出的百集特别节目《美术经典中的党史》,该节目通过经典美术作品生动再现中国100年来波澜壮阔的光辉历程。

  于1976年完成的《革命理想高于天》之画面场景是《长征组歌》,画家沈尧伊创作此画时正值青壮年时期,可谓意气风发、豪情万丈。出于对于长征精神的无限向往和崇拜,1975年用三个月的时间重新走了一趟长征路。

  陈东升清楚记得,在1993年创办嘉德时,这幅画被拍了80万元,买家是一家国有银行。他说,因为中学时候的记忆,我一直记着这幅画。2012年这幅画再次拿出来的时候,志在必得,从850万元起拍,最后以4025万元成交,成为泰康收藏的镇馆之宝。

  在陈东升看来,这幅画完全展现了他们这一代人的理想主义、乐观主义的精神底色。后来,这幅画也被悬挂在泰康研修院的公司治理博物馆,代表泰康的初心与理想。

  当然,《革命理想高于天》只是泰康重要艺术品收藏中的一个代表。2003年,泰康设立专业的艺术机构泰康空间,近20载后,依托泰康空间的工作,泰康逐步建立起一个体系化、学术化、具有艺术史规模与意义的企业收藏。可圈可点的是,泰康空间团队还通过展览、收藏和研究三个路径,系统梳理研究和分析了从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以来的文化变化、艺术发展,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生态发展中不容忽视且独具特色的一股力量。

  比如:创作于1977年的《三湾改编—人民军队党指挥》,此画是许宝中为参加由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的“庆祝建军5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而创作。

  以及“征战闽西——《战地黄花分外香》”。该作品是吴作人于1977年创作的油画。时值主席逝世一周年之际,吴作人为“寄无限缅怀”,取《采桑子·重阳》词意,创作了此作。

  包括陈逸飞在1972年创作的油画《黄河颂》被这样解读:生动地视觉化了诗歌对于黄河风景的描述。该画代表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和魂魄,战士枪口上还插着一朵小红花,整个作品充分体现了革命的英雄主义、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

  《一槌定音》中提到,文化“贵族”是指对文化进行保护,对艺术热爱,真心喜欢、欣赏、鉴赏艺术的人。艺术品,不管是宋徽宗的,王羲之的,还是其他古人的,都是千年传承下来的文化珍品,是中华民族的文化财富,收藏家只是在一段时间短暂地保管一下它们。

  亦古亦今,嘉德的创立亦是基于一个崇高的理想信念—— 一种社会责任与任务。因为“一个民族没有文化艺术就没有灵魂。”嘉德带给陈东升的改变是:更深刻地认识中国古代艺术。

  当作者打开北宋的《文苑英华》那套书,千年前的古物就像昨天刚印刷出来一样……他说,这种冲击力难以言表。伟大的民族数千年的文化如此灿烂,震撼人心。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博大精深,丰厚的文化底蕴魅力无限,创办嘉德让我爱这个国家、爱这个民族更深了。

  提及收藏艺术及审美,泰康空间负责人唐昕说,不同代际的历史机遇不同,面临的主要矛盾不同,三观不同。红色时期(即从延安时期到1979年改革开放之前),《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所有文艺创作的共同纲领,艺术家在如何服从大局中焦灼于个体。

  收藏也是一种生产力。而泰康收藏的意义或理想或在于,总结人类经验,期待包容并蓄不同的社会体制。泰康收藏在2019年增加了一件重要藏品——马克思亲笔签名的《资本论》,唐昕说,这可以作为泰康收藏体系的思想起点。不同于西方,我们的主流价值观代表国家价值观。“站在一个更高的立场看,为什么不能通过收藏社会主义时期的艺术,把人类在这个历史时期的公共经验保存在这里呢?”

  当资本与艺术交汇,二者会发生什么?唐昕表示,泰康空间是国内最早由大型金融企业创办的非营利艺术机构,近19年的探索实践,花的每一分钱都来自泰康。国内大型金融企业通过赞助艺术生态发展来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泰康堪称独一无二。

  换言之,泰康视角下,资本服务于艺术,而艺术其实也会反过来赋能资本;这也是陈东升所畅想的,他希望有一天,真正的大企业能加入艺术收藏队列。届时,艺术品收藏的黄金时期亦会随之到来。

  艺术亦无疑是其诞生时代的某种佐证,作为一种精神产品,其发展趋势可观,将在整个社会产品中的占比越来越大。美术馆收藏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或在于——镜像人类和人类行为的演变。

  作者的理解是,今天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已成为世界三强之一。不能肤浅地认为,艺术品天价代表市场繁荣。因为文化不是用来炫耀的,文化是内涵,体现的是中国五千年文明的全面复兴和全面繁荣。繁荣时代开始了,我们应该做好心理准备迎接这样一个时代。

  就这样,怀揣艺术与人生的梦想,踩着时代的足印,嘉德与泰康一步步迈进新时代。

  “1983、1993、2003、2013”,跨度30年的这组数据暗合了陈东升之人生轨迹节点。

  1983,作者毕业时,在武汉大学珞珈山山顶择石刻下“始”字,意喻“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泰康捐建的万林艺术博物馆外形设计与此石呼应)。

  2003年,在嘉德创立十周年之际,还是一家中小型公司的泰康,即成立专业的艺术部门泰康空间,成为国内最早涉足艺术公益的金融企业之一。

  2013年,武汉大学建校120周年,万林艺术博物馆在校园中开工建设;嘉德20岁。

  此时的嘉德正蓬勃发展。也是在这一年,嘉德出巨资购买《出师颂》题跋50%的股权,与藏家红树白云楼主人陆氏父子共同向故宫捐赠这件稀世之作。

  又抑或是时代的一种必然选择。2021年,在北京市民政局登记备案的社会组织泰康美术馆和泰康文化艺术基金会将接棒泰康空间,成为泰康艺术公益事业的全新主体。落成后预计成为北京诸多艺术机构集群中力量强大、藏品丰富、视野广泛的专业级美术馆之一。站在泰康空间的角度回望,一个机构的发展历程以文献档案记录她的始终,使命完成了,泰康空间的时代就真的画上了句号。

  唐昕解释,空间理念在过去十八年时间里,以“追溯与激励”关注“三天的艺术”,以艺术的今天把昨天和明天前后连接在一起。到了美术馆阶段,将从更高起点开始一个新的阶段,从更宽广的视野和更深邃的研究讲述现代中国的故事,通过艺术——讲述中国从一个传统的古代农业国家,转变为一个充满活力的现代化社会的发展历程。而这也是泰康空间所理解的现代美术馆之现代性所在。

  泰康人的理想是将泰康美术馆打造成国际领先、国内一流的美术馆,其定位聚焦于20世纪以来的中国美术史,亦将增加国际展览的部分。泰康空间团队表示,设想中,美术馆也许保留泰康空间,专门着眼年轻人与未来。

  而艺术与人生恰恰也是泰康想传递给年轻人的现代审美。当然,在坚守艺术本体的前提下,传统魅力或红色经典也需当代表达;用年轻人的“语言”与之沟通未来。

  历史像一个时间通道,唐昕说,每个不同历史阶段通道的颜色都不一样。艺术在穿过它的时候,因此被罩染上不同的颜色,成为这个历史阶段艺术共有的、与其它阶段不同的特征。这就是与时俱进,既有社会变迁的反映,也有艺术本体的时代发展。艺术反映时代特征,泰康收藏非常重视这一点。

  如果聚焦“突出与长寿时代、关爱生命的‘生命惊奇’之展览”,会发现,有别过往的三次收藏展,此次展品中增加了古董和传统书画,包括清代康乾时期甚至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期的古董珍奇。策展团队希望借用这些体现中国文化繁荣和社会发展的珍品,来表达生命的珍贵与延续。虽然是来源于中国古代的艺术品,但是在适当的策展理念之下,它们和20世纪以来的现当代艺术作品共同诠释了泰康“向生命致敬”的价值观。

  而且,这次展览主题第一次与陈东升提出来的“长寿时代”新概念相关联——“人类社会正在进入百岁人生的长寿时代,低死亡率、低生育率、寿命延长、人口结构从金字塔向柱状结构转型、高峰平台期65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1/4,这将是自石器时代以来人类社会的又一个新均衡。”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艺术对这样的现实也会有所反映。比如在“生命惊奇”中即展出了清乾隆时期的皇帝在千叟宴上赐给与会老者的“银质养老牌”,其正面铸有楷书“御赐养老”;展览中的另一幅作品,陈缘督创作于1959年的《敬老院新年欢宴》则表现出在新时代的阳光下,这一美德是如何在新时代的阳光下得到延续和发展的。

  唐昕说,“生命惊奇”展览作品跨越100年,串联起来看,有一个上下文的参照关系。建国后远景发展目标还是要实现现代化。包括20世纪以来追求现代化的目标始终没有改变,一直到今天我们还在这条路上。

  或许,“人”才是艺术之本然,以“人”为本,艺术也是如此,只不过,艺术是对人之生死或简单或复杂的解析。这又回到了作者最初对艺术或艺术家的理解。

  25年,泰康保险集团以354.756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位列世界500强榜单第343名。

  28年,初期只有十几个人的嘉德,已成为门类齐全、举行专业化拍卖的业界翘楚。

  若心无旁骛,目标笃定,天自安排。这是我们从书中读到的“一槌定音”。尽管不同代际的历史机遇不同,但艺术无“边界”,拥有跨越时间、嫁接“人生”的力量,能够让读者与过去、与未来对话,发现艺术之美,这恰是生命之惊奇。

  作者青年时期在政府部门从事宏观经济研究时,通过研究大企业发现一个规律:世界500家大企业的数量分布,与世界经济强国的排序吻合。国家强盛定然表现为企业的强盛,这也是他创办嘉德与泰康的初心。

  回望嘉德和泰康两家企业成长、发展的故事,无不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艺术商业与艺术公益在嘉泰故事中的重要地位,二者相融,赋能嘉泰在艺术与商业领域齐头并进,稳步践行社会担当。相信更多年轻人亦会感怀其创新之初衷,感悟生命惊奇,从艺术作品中体恤不同历史时期蕴含的英雄主义、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之感召力,而这恰是《一槌定音》书中所回荡着的有关艺术与人生的金石之音。

  (本文部分内容选取自中信出版社于2020年出版的《一槌定音:我与嘉德的故事》)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保险资管、财富管理等领域。十多年财经媒体从业经验。